大脸怪希言君

大概就是一条狗怂的智障咸鱼吧 _(:з」∠)_
头像by:阿扁扁扁
见习策划/渣翻,嗜开脑洞,偶尔码点字but不喜填坑【喂】
基三er/魔道/all薛/双道长/priest/少锦/石花
拒绝ky,欢迎勾搭www

一眼万年【x

德育处朗读大师:

我认为浪漫!
……狮哥是看显示器看到,并不是什么好眼力,然后,就意会一下吧!!!车还有船之类的瞎画的……(。) 

hhhhhhhh

根正苗红红领JING:

真的毒,这人居然还震惊我真的画了东北花裤衩,你这个大屁眼子!!!!

-五千年间-:

【APH】和 @根正苗红红领JING  的双耀合绘,太完美了,火光四射!

P2是应朋友要求做了个壁纸,老静贴心地画了两个版本的脸,老王们瞬间美丽了起来

P3超凶!

其实挺霸气的一条龙的但它那双眼睛珠子盯久了我又觉得它有点斗鸡眼x迷之可爱

核桃蛋的博物馆:

清乾隆 蓝缂丝福寿龙纹朝袍 故宫博物院藏

直身式袍列十二章 为清帝祭天等礼仪时穿在蓝色朝袍内作为辅助的服装 

真好看啊。

核桃蛋的博物馆:

清乾隆 石青缎绣四团龙纹衮服 故宫博物院藏

石青团龙流水朵云纹暗花缎地 内衬月白色暗花绫里 前胸后背双肩四团正龙纹

用于皇帝参加典礼祭祀等场合 一般与朝袍配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呀!

手寫協會-LoH:

一玉拾:

• 我们站着,不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风雨交加,我接不接你心里没有B数吗?
• 有生之年能遇见你,竟花光我三个月生活费买黄牛票。
• 春风十里,那就是五千米。

P1@白鷺十三 P2@三月→西厢 P3@Meer P4 我

hhhhh

森眠夏夕:

20170813    【六爻】2P

人间百年,山色依旧。

少小离家老大回,然而你们再也不会老了。


-----------------------------

看文的时候被这里虐哭了,这个画面大概从那个时候一直在脑海里,终于有时间画出来了,而且画的也特别快_(:зゝ∠)_


最近的上色都是以前没尝试过的,也挺好玩的w



偏执【飞躯】

先马住。得赶紧把幽游白书给补完。

苍顾行——:

 【写的飞影x躯,ooc严重】
【靠着仅有的印象写的文,设定有点也是自己补的】


         魔界之风总是带着浓重的瘴气,就像扯不断的丝絮,从东吹到西,从南吹到北。这风从哪来,并没有人知道,可能魔界数千年都是如此。
  飞影如同往日去巡逻迷失在魔界的人类,人类一旦吸入魔界的瘴气就会窒息而死,但是在窒息之前,会陷入休克。
  今日也是同往日一般,顺着风向,寻找迷失的人类。找到之后,再把他们送回去。这是很无聊的工作,飞影并不喜欢,但是却还是要做的。
  有时,飞影会张着邪眼躺在地上,静静的望着暗红色的天空,望着层层叠叠的黑云,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这大概是偷懒吧。
  大会结束后,三大势力瓦解,烟鬼主持魔界一切事务。黄泉带着修罗旅行,躯就带领手下巡逻,说是带领,其实她只是在百足里喝喝茶,练练功,这些苦力还是她手下来做。
  飞影把最后一个人送到人间的时候,魔界的天已经变成了暮色,树林里静得只能听见鸟怪的鸣叫。他和部下一如既往的往百足要塞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着今天的趣事一边又打着荤话。
  百足大概是飞影最后的家,飞影很喜欢这里,虽然这地方长得一点也不赏心悦目。
  “哎,我和你们说,今天,我遇到了个很漂亮的小姐,她怎么会迷失到魔界来呢?”
  “大概是不小心吧。”飞影难得的应了一句话。
  “好想再次见到她啊。”
  ……
  飞影小心翼翼的推开屋子的门,但是还是“吱呦”的响了一声,飞影皱了一下眉,心里有点不爽快。
  “啊…是飞影吗?”顺着张开的门缝,可以看到对面的一张大上斜卧着的人,那个人看到飞影站在门边,微微的抬了抬身,然后换了个姿势,整个人都呈现一种像猫一样慵懒的姿态。
 “躯…那个…”
  
 “啊,没有事,要不然我也是醒着的。”
 “你总是对我这样毫无防备。”飞影的语气十分不客气,甚至有点嘲笑的意味。
  冷不丁的一句话,躯想了足足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难道你认为我已经弱到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被你一举击杀?真是做梦。”
  躯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妖气如汹涌澎湃的的潮水般至上而下扑向飞影,那是一种很霸道又很爆烈的妖气,压的飞影有些喘不过气来。
  每到躯爆发出妖气的时候,飞影才会感受到,她与他之间隔的距离差得有多么大,似乎每次只要进步一点点,就可以补上一点点的空缺。但是这距离太长太远,自己无论如何填补,也永远也追不上。
  并不是自己弱小,只是躯太强罢了。
  躯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眼神多可爱……”躯玩味的看了看飞影,右边完好的脸明净透亮的眸子里映着那火妖小小的身影,有点单薄,看起来不堪一击。
  “就像一个弱小又不甘心的孩子。”
  躯浑身的妖气骤然汇集一击,直奔飞影心口,飞影侧身躲避,却还是堪堪避开要害,整个身躯都被暴烈的妖气轰了出去。身体没有一丝防护的砸破了两层
墙壁,然后被钉在了墙里。
  飞影没还手,还手也无济于事。
  这面前的妖怪,可曾是一国之主啊。
  背后的伤,过了几秒之后才觉得火辣辣的疼,这种程度的攻击,普通妖怪恐怕早已被撕成碎片,但是飞影,被将近地狱式的训练折磨了三个月,肉体早已变得十分耐打,可以说,这样的飞影是躯很好的出气沙包。
  飞影摸了摸胸口,一片猩红,血迹顺着胸膛一直延伸到腹部,也不知道,到底是腹部还是胸口受了伤。
  ……
  人界的夜晚总是一片祥和,今日刚好赶上了某个节日,街上热热闹闹,车水马龙。
  幽助的面摊难得迎来了很多客人,萤子帮忙打下手,但是还是忙的焦头烂额的。
  “老板,一碗拉面。”幽助头也不抬的应了,晃过神来,才发觉声音如此熟悉,一抬头,发现红发的少年正与萤子聊着天呢。
  “藏马!好久不见!”幽助大大咧咧的喊着,碍于身上满是油的围裙和抓着食材的手,才没有上去拥抱。
  藏马回以微笑。
  少年的生的十分好看,翠绿的眼睛里带着喜悦神色,眼梢似乎都带着笑意。
  “什么事这么开心呐?”萤子有点好奇。
  “啊,是这样,我另一个弟弟,考上了盟王高中呢!”
  “那非常好啊,是和你之前一个高中的吧!”幽助见过藏马的人类弟弟,也叫作秀一,但是和藏马大不相同,只是个很弱小的人类。
  就这样闲聊了一会儿,幽助和萤子忙于招呼客人,藏马也因为有事赶了回去。
  “真是个短暂的相见啊。”幽助望着藏马离去的身影。少年身上穿着米黄色的大衣,衣服把修长的身形遮住了一半。这副身体受过很多伤,幽助亲眼见过,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感慨。
  那些伤痕,不知道还在不在呢。
  ……
  屋内和屋外,两个不同的世界。从屋内看屋外,明亮亮的,似乎热闹非凡。屋外看屋内,黑漆漆的看不透。就好像这个房子的主人一样。
  飞影安静的坐在房子的窗台上,受伤的地方已经草草的用纱布处理过,但是血还是没有止住,透过那些纱布渗了出来。
  飞影的意识有点涣散,不知是血流的太快还是身体慢慢的消沉导致的。大概是过了不久,房子的门锁“咔哒”的响了一下,飞影游离的意识一下子被这一丝响动抓了回来。
  “飞影。”藏马的眼神说不上友好,但是飞影看不到,他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要是我不给你治疗的话,你就会死在这里。”
  “……你…不会。”飞影听出来语气之中的怒气,但是还是在晕倒之前,很嘴欠的回了一句。
  ……
  飞影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晌午。
  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很完备的处理过,甚至连痛感都减弱了不少,飞影不得不感叹藏马草药的神奇功效。
  但是他不知道,距离他昏睡过去,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门突然被打开,藏马端着汤药进来“醒了啊,正好是15天,看来药效正好。”
  “什么?!十五天?”
  “是啊,为了让你睡15天而特意配的药。”藏马微微皱了一下眉“看你的伤,是躯打出来的吧,但是这次,你好像没有抵抗,硬生生挨了这一击。”
  “……是。”
  飞影总是很讨厌妖狐的敏锐,总是能很准的抓住一个点,然后死咬着不放,这一点倒是符合所有犬科动物的特点。
  就比如说他和雪莱的事。
  妖狐总是揪着这一点,然后进行有所谓无所谓的调侃,似乎这样就可以满足他好奇的心理,就算他不去回答答案也被对方才出来个七七八八,然后继续玩味的调侃。
  着实是个恶劣的人。
  “你想知道躯到底会不会杀你吗。”藏马顺手把药递到飞影的手里“要是我是躯的话,我可能会杀你。”
  “但是,躯不是我,她不会杀你。”
  “嗤,自说自话。”飞影并没有太在意藏马的话,接过汤药,一饮而尽。
  “小两口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藏马眯了眯眼。
  ……
  魔界的天空似乎是永远不会变的,于是便有很多妖怪忘记时间的去生存,反正妖怪可以活很久,今天一天明天也是一样的。
  躯大概是这样活着,至少她自己这样认为。
  直到她遇见了那个火妖。
  火妖正在战斗,他浑身裹着烈焰,手里的黑炎火龙顺着他手里聚集的妖气喷薄而出,妖气和火焰相互碰撞,时幻时虚,蕴藏着巨大的威力。
  只是,现在的黑炎火龙还不是很完美,还有很大的空间去进步。
  很多妖怪被黑龙波烧成了齑粉,匆匆忙忙的在与黑龙短暂的碰撞中结束了生命。
  火妖似乎是有些自傲的撇了撇嘴角,眼里透着不可一世的孤傲。就是那种眼神,似乎很嚣张,但又不是没有资本的嚣张,就像雨后破竹,是个很有潜力的家伙。
  “飞影,来当我的部下吧,我很欣赏你。”躯曾经在传音球里这样说。
  于是,这个年轻的火妖真的来赴约了。
  
  “真是个惊人的家伙!”曾经第一号战士奇淋这样说到“他真是个怪物。”
 躯似乎是有些感兴趣,微微的点了点头。
  “何以见得?”
  “他杀光了派给他战斗的500个A级。”
  “这难道不是必然的吗?我可是相信他,才带他回来的。”躯用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回答,这样的语气让奇淋很难琢磨她的用意,于是干脆垂手而立,站在躯的身后。
  “奇淋,你大概用多少年时间坐上第二把交椅?”
  “是,大概250年吧。”奇淋有点紧张的盯着面前的妖怪,有时,躯就像觅食的蛇一样的敏锐。
  “嗯……那不应该派500去,应该派1000个才对。”躯似乎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奇淋浑身汗毛竖立。“躯大人为何对他如此感兴趣,他只不过是a级程度的妖怪罢了。”
  ……
  
  躯翻了个身,面朝向半掩着的房门,自从飞影出走,已经过了半个月,虽然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但是没有飞影说话,还是过得比较烦闷。尤其是现在,老是陷入对飞影的回忆里,常常会混淆梦和现实。
  这样的状态真的是不太好,必须把飞影找回来才行。
  躯的手指把玩着一颗剔透的发着淡蓝荧光的圆石。这石头是飞影留下的泪冰石,为了防止泪冰石丢,他都随身带着,那天他被轰出去之后,泪冰石刚巧被打落,滚落到地上,只是飞影当时走的太急,完全没有注意。
  也许那个家伙现在找不到泪冰石会懊恼吧,躯想着飞影发怒的脸——眉头蹙起,一双大眼睛里都是怒意,仿佛要把面前的人吃了一般,脸也是僵硬的,尤其是嘴角,微微的向下撇,有点孩子气。
  圆圆的石头透彻的就像他的内心,他也很吸引人啊。
  “半个月没有见到飞影了啊,躯大人好像不是很关心。”巡逻回来的妖怪走过躯的门前,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被躯听得一清二楚,这句“不是很担心”让躯彻底的有些苦闷。
  “躯大人好像表现的不是很在意飞影,其实,飞影对躯大人来说,还是很特别的。”这是奇淋的声音,奇淋已经改变了对飞影的看法,倒是愿意为躯解围。
  躯推开门,出现在巡逻妖怪们的面前,锐利的视线一一扫过妖怪的面容,然后停留在奇淋的脸上。
  “奇淋,你带几个人,把飞影找回来。”
  “是,躯大人。”奇淋一如既往的半跪下来接受任务,就好像他仍是躯的战士一般守礼守矩。
  ……
  此刻人界太阳已经的落下山去,天空渐渐染上了灰蒙蒙的色调,晕着晚霞的一抹橙光,正慢慢的消失殆尽。
  藏马面前的飞影被树藤束缚着,手脚上都缠绕着藤蔓,就连脖子上都绕着几圈,此刻他背对着藏马被绑在了墙上,看不到藏马的神情,也察觉不到他的内心,只是觉得自己内心无比的躁动,想要破口大骂,想要挣开一切。
  “你待着吧。”藏马目光幽沉,细密的藤蔓随着妖气的收放而紧绷,飞影也随之痛苦的皱眉。
  飞影喝的那碗汤药,其实是藏马特意配置的,喝了就会四肢酸软无力,飞影过于信任藏马,毫无防备的喝了药。这可能是背叛了飞影对他的信任,但是还是必须这样做。
  “你放心,时间一到,我就解开它。”
  红发的少年低着头慢慢的转身,并没有注视飞影那张因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的脸。
  飞影红色的瞳仁里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愤怒和憎恨,仿佛要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剥。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再说一遍,放开我。”飞影用仅存的冷静组织着语言“你不要小瞧我。”
  “飞影,时间一到,我就解开它。”藏马还是重复了一句,然后抬起头看着飞影。火妖的脸已经恢复没有什么表情的模样,只有双眼红的有些妖异。
  “我在努力的克制了,是你逼我的。”由妖气变化的火焰慢慢的笼罩他的全身,暗色的妖火很快的就把植物燃烧殆尽。
  藏马的眼里并没有表现出来惊讶,仿佛是早就预料到“我就知道,这样程度的药,困不住现在的你。”
  “你究竟要做什么。”飞影收敛了火炎,用一种疏离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人。
  “我可记得你没有这方面癖好,所以,你到底要做什么。”
  “飞影,我只想把你留在这,我知道你一醒便会走。”藏马很坦然的说出实情,然后眯缝起眼睛盯着眼前的火妖“现在,我打算,再多留你一会儿。”
  “哦?只怕你另有所图。”莫名其妙的被信任的人“背叛”,飞影的语气也越来越恶劣,“说到底,你就是个变态,总是揪着我的弱点不放,然后如今还把我绑起来,你是看上我了吧。”
  藏马四周的气场突然发生了变化,凝成实体的强大妖气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飞影的眼神慢慢的变得有些诧异,随即就变得兴奋起来。
  “你总算要以藏马的身份和我打一场了。”飞影语气里带着莫名的兴奋和激动,之前曾见过妖狐的力量,似乎很强大,但是从来没有与妖狐交过手,所以也不清楚自己与妖狐谁更强。
  这大概是妖怪天生好战的心理。
  相对于对面比较暴躁的飞影,妖狐倒是很冷静,虽然血液也在躁动,但是还是凭借冷静压制住那一点想打架的情绪。
  “我们估计打不成。”妖狐指了指地板,“现在还是在秀一的家里。”
  这架终究是如藏马所言般没有打成,几道身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南野家。
  “飞影,奉躯大人命令,接你回百足。”
  奇淋压低了声音,但是却把“躯大人”三个字咬的很重。
  飞影扬起头注视着奇淋,却只能看到一双深绿的眼睛里一片平静,仿佛这就是个很普通的命令一般。
  “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让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大概是飞影天生就是少根弦的脑袋,反应了很久,突然抬起手朝妖狐的方向喷射出妖火。妖狐躲闪不及,只好拿手臂挡了一下。
  “藏马,你是故意的吧!”飞影此刻显得比刚才更加愤怒,怒目圆睁的样子让妖狐有些忍俊不禁。
  “你这天生少根弦的脑子。”妖狐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我若不拦着你,你便永远不知道躯的用意。”
  飞影现在只觉得那妖狐更加的恶劣起来,明明摆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却还是如此的敏锐,简直是欠揍,尤其是那个笑容,真是令人不爽。
  “多谢,藏马大人。”奇淋聪明的脑袋瓜大概也想清楚了事情的缘由,便朝着藏马点头,随即就带着飞影消失在藏马的视线里。
  “啊,这手烧伤了,怎么和妈妈解释呢。”
  变为秀一的妖狐有些懊恼的抓了抓脑袋。
  ……
  飞影知道同行的妖怪有瞬移的本领,所以并没有很惊讶,反而被乖乖的带着回到了魔界入口。
  老实说,他一点都不想从这个洞口进去,这洞口就像个丝线一般紧紧的把他和躯联系起来,或者并不算是丝线,只是躯单方面联系他而已,只要是在魔界,他的去向,躯就了如指掌,仿佛就是囚笼里的鸟。
  同行的奇淋见飞影没有动,便慢慢的退到飞影身后。
  “你做什么。”飞影正在执着的思考一件事,被奇淋的动静打扰到有些不满,刚平息的怒火又有点复燃的趋势,灼的心口烦闷。
  “别让躯大人等太久吧……?”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影子便窜了出去,迅速消失在奇淋的视野里。
  一路飞掠,耳边呼呼刮着的风似乎可以稍微抚平内心的躁动和不安。衣袖和斗篷被风吹得卷起,在风中鼓动,猎猎作响,这声音让飞影想起曾经无休无止的杀戮,抢夺宝物时的自己,那时自己是有目标的生存——寻找泪冰石,寻找冰河之国和妹妹。
  最终他在百足前停下来,并没有收敛自己的妖气,只是目光有点迷茫的看着面前巨大的虫躯堡垒。
  这是他最后的家,这是他还活着的意义。
  虽然终日无聊的巡逻,没有厮杀没有战斗,但是这样安静舒适的似乎不知不觉早已习惯。那些水深火热,不断因为泪冰石而逃亡的盗贼生涯已经成为过去,湮没在魔界的一点尘埃之中。
  身边鼓噪的风,仿佛因为外力而停止,没有风,就好像时间也被捱住般,无法思考,无法动弹。
  “躯…”飞影很少这么轻柔的呼喊一个名字,很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自己以往的作风,但是却还是要把最柔弱的地方剖开让她看见。
  ——其实我很在意你,我并没有怨你。
  周围的风和空气似乎都缓缓的流动起来,就连心口烦闷的感觉也如丝一般抽离身体缓缓的归于平静,视线因为某人刻意实体化的妖气而逐渐模糊,发觉过来,才惊讶于自己正处于一片朦胧的白色薄雾之中,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周围都充满了那个人的味道——
  身体突然被大力拉到前面,然后靠在了一个硬邦邦的肩膀上,飞影垂下的双手几经挣扎,还是紧紧的抱住了眼前的身躯。
  “飞影,我不是故意要把你赶出去的……”面前的妖怪紧张的措辞,小心翼翼的样子让飞影心理有些愉悦。稍微眯上眼睛想了想,这妖怪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嘛,虽然有时候很暴力,但是就是喜欢这样的吧。
  飞影轻轻的松开这个拥抱,微微的踮起脚尖,在躯的唇上落下一个淡淡的吻。
  “躯,我回来了。”说完最后一句话,飞影就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毫无防备的昏睡过去。
  躯低下头,把那颗荧光的泪冰石挂在了飞影的脖子上。
  “回来就好。”
  


    又是一个明媚的上午,天气稍微有些炎热,偶尔吹过一丝小风,把地上的枯叶吹起,懒懒的打个旋,又送回到地面上。
  “啊,我说桑原,为什么要拉着我出来陪女孩子看电影呢!”幽助一脸郁闷的走在街上,胳膊腿极其不协调的迈着步,引得周围人都瞧这头看。
  桑原倒是对浦饭的状态习以为常“笨蛋浦饭,今天雪菜和萤子刚好有时间啊!并且我刚刚放了暑假,正好出来玩玩。”
  “萤子,幽助他都是这样的吗?”雪菜自从搬到人界居住,也慢慢的愿意和人交往,由于长相可爱,性格讨喜,也交到了不少朋友,渐渐的也学会了和别人开玩笑。没想到雪菜转过头去就看到萤子气的发黑的脸。
  “浦饭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这样的姿势走路,生怕不够吸引人是吗!”
  “萤子萤子,别生气。”雪菜微笑着安慰萤子,有这样的男朋友,要是自己,也一定很头疼吧。
  由于天气炎热,雪菜只能打一把遮阳伞出门,虽然身形隐在伞下的阴影中,却还是觉得有些难耐。
  “雪菜,怎么了,不舒服吗?”桑原问道。
  萤子瞄了一眼幽助大猩猩走路的背影,“笨蛋幽助,从来都不会安慰安慰我。”
  “喂,萤子,你不是很正常吗……”幽助回过来头来嘴欠的回了一句。
  “你!”萤子刚要破口大骂,就听见浦饭超大的声音喊了一句“藏马!”
  竟然真的是藏马,上次在面馆见面的时候,大概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就又再次见面了。
  “幽助,桑原,萤子,雪菜,你们怎么在一起?”红发的少年朝着他们挥挥手。
  “我们四个商量好去看电影的。”桑原抢着先回答,顺便打了浦饭一拳“这家伙主动来的。”
  “我可没有商量,我可是陪你们的。”浦饭被打有些不爽,随即就把桑原撅翻到地上。
  “藏马,好巧啊,你也在这条街上。”
  “是啊,我给母亲买一些东西,刚好路过这。”
  “伯母最近怎么样?”
  “身体一直很不错呢!温子阿姨呢?”
  “她啊,还是那样子吧,天天喝酒,不过能在面摊帮我收钱了。”幽助还是大大咧咧的扯着家常,余光瞥见藏马裹着绷带的右手,就开口问道“诶,你的手怎么回事?”
  “大概是助人为乐的时候不小心烫伤了吧。”
  “是飞影先生吗,这上面残有飞影先生妖气的味道呢。”雪菜突然出声问到,她已经很久没见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哥哥了,原来藏马和哥哥还有联系啊。
  “这是商业机密哦。”
  
  
  【完】


  
  
  幼儿园文笔多多包涵!
  
  
  

典狱司,就这么点,剩下太长啦不弄了

日常给太太打call!!

東皇湘江眳:

天庭褚光异
朱笔阔砚书名焌
德聪闻圣音
青酒结诏士
奏言耋凤斥温卿
天理昭钦
虚舟提上丹青
数九脊离炭裂轻
琼楼缥袅无影
叹惜年光似鸟翩瞬息
诏册北奔似鸾啼
中庭侍寥印
渔舟连江清波起
潺溪蟾藏匿
百虫争鸣朝夕
劲竹折弯躯
与物戏
忽惊骤然惊雷泣
单页长信归无期
重踏来时迹
尸遍地
黄牧笛音再无意
四时乱节气
金戈纷扰宵夕
铁蹄踏破衣细
再无故人涕
春暖花开迹
北望东京遥无期